首页 > 正文
上海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治疗好,浙江有什么中药治疗癫痫的,安徽癫痫病哪些医院可以治疗

江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,浙江有哪几家治疗癫痫的科医院,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,南京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有名,安徽婴儿癫痫可以治愈吗,上海闵行虹桥医院具体地址在哪,安徽哪里有医院癫痫专病,江苏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医院,上海小儿癫痫病专科医院哪,杭州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癫痫

患者正在康复中

  原标题:生死线边缘最后办法开胸按摩心脏 女孩起死回生

  “用手包裹着心脏,像捏饭团似的一松一驰地做‘按摩’,心脏最终恢复了跳动。”胸外科医生说,这是手术台上抢救在生死线边缘的病人最后的办法。10天前,一位女大学生,就是这样被成功救了回来。

  整整过去了10天,小雅(化名)还待在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的ICU病房里,不过她的病情稳定,只是还在断断续续发烧,需要继续留院治疗观察。

  18岁的小雅是沈阳人,今年才考入贵州医科大学。9月30日晚上22时她遭遇意外,胸部被刀刺伤,伤及肺部,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“我迷迷糊糊地看见有市民在帮我呼救,又有民警、医生送我去医院。”小雅说,她被抬到了医院,听见医生喊插管、输血、准备做手术……慢慢地就昏迷了过去。

  小雅被送往的医院是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,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袁平接到通知赶紧奔回医院,他仔细查看,女孩伤势很重,血压在20至60,心跳在160到180之间徘徊。袁平赶紧换上衣服准备手术,检测器上显示女孩心跳没了。

  “我加快了速度,找准心脏的位置将女孩的胸腔划开。”袁平说,他用手包裹着已经停止的心脏,像捏饭团一样一松一驰帮助心脏活动,将血液输送到她身体的每个部位。

  1、2、3、4……在1分钟100多下心脏“按摩”后,“咚、咚”袁平又感觉到女孩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。“这是手术台上抢救病人最后的办法了。”袁平说,整个手术经历了5个小时,女孩共输血3100ml,几乎等于她身体里三分之二以上的血液量。最终,小雅被救了回来。

  10天过去,小雅已经感觉伤口不是很疼痛了,母亲从老家赶到贵阳陪护。面对记者,她忍不住流泪说,“在女儿发生意外后,是热心的贵阳市民、称职的贵阳民警和医术高超的医生,为她救回了女儿。感谢、感谢、感谢……”

  (记者 李强)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患者正在康复中

  原标题:生死线边缘最后办法开胸按摩心脏 女孩起死回生

  “用手包裹着心脏,像捏饭团似的一松一驰地做‘按摩’,心脏最终恢复了跳动。”胸外科医生说,这是手术台上抢救在生死线边缘的病人最后的办法。10天前,一位女大学生,就是这样被成功救了回来。

  整整过去了10天,小雅(化名)还待在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的ICU病房里,不过她的病情稳定,只是还在断断续续发烧,需要继续留院治疗观察。

  18岁的小雅是沈阳人,今年才考入贵州医科大学。9月30日晚上22时她遭遇意外,胸部被刀刺伤,伤及肺部,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“我迷迷糊糊地看见有市民在帮我呼救,又有民警、医生送我去医院。”小雅说,她被抬到了医院,听见医生喊插管、输血、准备做手术……慢慢地就昏迷了过去。

  小雅被送往的医院是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,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袁平接到通知赶紧奔回医院,他仔细查看,女孩伤势很重,血压在20至60,心跳在160到180之间徘徊。袁平赶紧换上衣服准备手术,检测器上显示女孩心跳没了。

  “我加快了速度,找准心脏的位置将女孩的胸腔划开。”袁平说,他用手包裹着已经停止的心脏,像捏饭团一样一松一驰帮助心脏活动,将血液输送到她身体的每个部位。

  1、2、3、4……在1分钟100多下心脏“按摩”后,“咚、咚”袁平又感觉到女孩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。“这是手术台上抢救病人最后的办法了。”袁平说,整个手术经历了5个小时,女孩共输血3100ml,几乎等于她身体里三分之二以上的血液量。最终,小雅被救了回来。

  10天过去,小雅已经感觉伤口不是很疼痛了,母亲从老家赶到贵阳陪护。面对记者,她忍不住流泪说,“在女儿发生意外后,是热心的贵阳市民、称职的贵阳民警和医术高超的医生,为她救回了女儿。感谢、感谢、感谢……”

  (记者 李强)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患者正在康复中

  原标题:生死线边缘最后办法开胸按摩心脏 女孩起死回生

  “用手包裹着心脏,像捏饭团似的一松一驰地做‘按摩’,心脏最终恢复了跳动。”胸外科医生说,这是手术台上抢救在生死线边缘的病人最后的办法。10天前,一位女大学生,就是这样被成功救了回来。

  整整过去了10天,小雅(化名)还待在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的ICU病房里,不过她的病情稳定,只是还在断断续续发烧,需要继续留院治疗观察。

  18岁的小雅是沈阳人,今年才考入贵州医科大学。9月30日晚上22时她遭遇意外,胸部被刀刺伤,伤及肺部,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“我迷迷糊糊地看见有市民在帮我呼救,又有民警、医生送我去医院。”小雅说,她被抬到了医院,听见医生喊插管、输血、准备做手术……慢慢地就昏迷了过去。

  小雅被送往的医院是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,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袁平接到通知赶紧奔回医院,他仔细查看,女孩伤势很重,血压在20至60,心跳在160到180之间徘徊。袁平赶紧换上衣服准备手术,检测器上显示女孩心跳没了。

  “我加快了速度,找准心脏的位置将女孩的胸腔划开。”袁平说,他用手包裹着已经停止的心脏,像捏饭团一样一松一驰帮助心脏活动,将血液输送到她身体的每个部位。

  1、2、3、4……在1分钟100多下心脏“按摩”后,“咚、咚”袁平又感觉到女孩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。“这是手术台上抢救病人最后的办法了。”袁平说,整个手术经历了5个小时,女孩共输血3100ml,几乎等于她身体里三分之二以上的血液量。最终,小雅被救了回来。

  10天过去,小雅已经感觉伤口不是很疼痛了,母亲从老家赶到贵阳陪护。面对记者,她忍不住流泪说,“在女儿发生意外后,是热心的贵阳市民、称职的贵阳民警和医术高超的医生,为她救回了女儿。感谢、感谢、感谢……”

  (记者 李强)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江西中药治癫痫效果怎么样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